首页* 黄色小说* 在黑人跨下呻吟的媽媽

在黑人跨下呻吟的媽媽 -

时间:2020-01-22 14:29:56 发布:午夜短视频在线观看-两性色午夜视频|黄视频在线观看-成年性色生活片
提醒:图片如果含有其他网址 请勿访问 谨防诈骗

好不容易等到三點鐘,我連忙向老師請假並很快往家趕。在離家不遠的地方我看到爺爺和渾身是汗的陸叔叔在胡同朝陽的牆邊正要下象棋,見我回來,他們相視一笑,不動聲色地擺棋欲奕。我進了院子,果然看到媽媽房間的門是關著的,窗簾拉得很嚴,媽媽在窗台上又放了盆水仙花

我悄悄繞到北院的後門,來到媽媽房間的後窗下,又站到條橙上。這時,聽到媽媽的嬌柔的聲音,「唔…噢…你輕…輕點……」。媽媽嬌媚的呻吟聲時隱時現,我屏住氣,用早備好的鐵絲伸進窗縫,挑開些窗簾,又開始了「現場觀摩」。

--夏天,後玻璃窗是打開的,窗簾一被挑開,屋內一切自然能視聽如側。

媽媽房內傢俱極為典雅致,粉色的床頭燈光柔和溫馨,使人感到如置仙境,精神極易放鬆又極易集中。我看到媽媽房裡的衛生間門開著,陸叔的肥大短褲,襠裡濕漉漉的,很不整齊地扔在洗手池上,我猛地明白了正要與爺爺下棋的陸叔為什麼滿身大汗……。

隨著媽媽一聲嬌哼,我看清了站在她床沿前的雄壯如牛的黑人比利和他那條黑得發亮的粗大得嚇人的陰莖。好傢夥!他是個二十多歲的黑人叔叔,個子比媽媽要高出兩頭多。

比利叔叔的左手從媽媽紫羅蘭色襯衫的下擺伸到她雪白酥嫩的胸前揉摸著,右手伸入媽媽的爭短裙內緩緩輕柔地動著,他厚厚的黑嘴唇不停吻著媽媽因高盤頭髮而裸出的白嫩粉頸。說實在的,媽媽是那麼典雅高貴,她是那麼嬌秀靈美,她在大學時,老師同學都知道形容她的那句話:「她的眼睛,看神一眼,神仙下凡,瞟佛一眼,佛立地還俗。」如果沒看到這樣的現場,媽媽不容褻瀆的美貌,媽媽的高雅氣質,只要是個人,就鐵定會認為媽媽絕對是一個極其端莊典雅的極美少婦。

但現在,媽媽已經被這個陌生黑人弄得秀髮紛亂,衣衫不整,陣陣嬌喘,誰都看得出來,她的身子已經酥軟無力了,她已經被弄得不行了,正緩緩軟軟地仰躺在床沿上,任這個生的黑人按住,正半推半就,好像要阻止他的淫弄,又像在引導著他的每一個動作。媽媽艷若桃花的臉兒此時艷麗已極,不知道比利叔叔低頭對媽媽耳邊說了什麼,媽媽羞得「嚶嗯」一聲,雙手捂著臉,渾身微顫,好像整個人慢慢溶化了似的,任這個黑人解開她襯衣上最後一顆翡翠色的小紐扣,慢慢啟開雙唇,香舌輕吐,任比利厚厚的黑唇狠命吻住……。

黑人的特大黑手動作著,媽媽象被剝開的香蕉,雪白粉嫩的肉體完全地裸露出來了,當媽媽的粉色薄紗乳罩輕飄到了沙發上時,她雪白圓挺的雙乳彈跳而出,丙顆櫻桃已然支立起來,在雪白酥胸上微微顫動著,黑人大咀一張,猛地撲上,一口咬住右乳,另手不停地揉撮左乳,縱情地猥褻淫弄起來……。

媽媽雪白柔嫩的身子再無片縷掩遮,只有她細細長跟的高跟鞋,隨著盤在這黑人腰上的雪嫩雙腿不顫動著……。媽媽的內褲三角區是以兩顆按扣相連的,只要手指輕一彈就會打開,極為方便。

媽媽的貼身用品都是由上海「培羅蒙」的一位裁縫伯伯專門來北京為她定做的……那伯伯是用進品性藥的行家,在我家小住的那幾天,每夜都讓媽媽著著實實地呻吟了個通宵…。

這麼高級的貼身內褲,現在的連接處濕淋淋的,早被這黑人扔在沙發上……。

比利叔叔的中國話和許多外國人學說得一樣,既有一定的京腔也顯得有些滑稽--他輕聲「凍結」了媽媽的舉止,「嘖嘖…玉茹,你真美,美得讓我快喘不過氣來了……。」他邊繼續淫弄著媽媽邊由衷地讚歎著,邊左右擺動下巴欣賞著媽媽極美的嬌柔肉體,在他與床頭燈之間所形成的阿娜剪影,雙手像要測量媽媽的腰圍似的在她腰間卡了卡,隨即,他醜陋黑透的大手又揉撮上了她的雪乳,不時地「咋咋」有聲地輪流吮咂媽媽乳頭,媽媽輕聲呻吟著同,她雪乳上的雙櫻更挺立了。媽媽每個呻吟都似乎在煽動這黑人叔叔的淫慾。

終於,比利叔叔烏黑巨大的陽具頂到了媽媽艷若桃花的嫩臉上。

「天啊--!」我不由驚叫了一聲。比利叔叔的陰莖黑得嚇人,實在是太大了,它烏黑烏黑的,雖然此時還是半n不硬地向前下方垂著頭,可足足有六寸長,直徑怕有四厘米。它像條黑色的巨蛇,一根根隆起的經脈怒漲繃出,背上濕淋淋的,滿是媽媽溢漾給它的情水,嚇得我的心幾乎從嗓子眼兒裡跳出來,不禁渾身冒汗。

不知何時,爺爺、陸叔和後院的楊叔叔都站在我身後,也一起屏著氣看著眼前的一切。

突然,媽媽嬌喘個不停,呻吟嬌嗲起來,一聲比一聲大,像帶有幾分哭泣……。

比利叔叔的情態好像很欣賞面前這位中國美少婦被奸操得上不來氣兒的樣子,看著她被操得滿臉嫵媚的羞臊表情,似在享受媽媽被奸操出來的「淒美和羞臊」,他腰部向後一擼,拉出怒漲沖天的粗大黑肉棍,帶著幾絲清亮亮的水線,離開了媽媽水汪汪的「蜜桃」,把顫動著的龜頭送入媽媽嘴裡:「再給我嘬嘬……」「嗯……嗯……」媽媽嬌羞仰起臉兒,美妙已極地雙目瞟看著比利叔叔,先是不停地用咀唇舔抿,接著就垂下眼瞼,慢慢地張咀「0」–含嘬吮舔起來……。她舔嘬得輕緩而細膩,白嫩的玉手「把扶」著黑人粗長嚇人的陰莖,嘬得比利叔叔「噢–噢–嗯噢嗯」地喊叫起來……。突然,這黑人猛地按住媽媽的頭,用力地操動著…。媽媽「唔……唔……唔嗯……」悶叫幾聲,吐出比利叔叔的陰莖,嬌喘著:「不行了—你……你的太長了……」她伸手到枕頭下拿出一塊雪白的方巾擦著口角,比利叔叔怒昂著被媽媽嘬舔得濕淋淋巨大黑棍,經脈稜暴,龜頭水汪汪的,已膨漲展到七寸多長,……。

突然,他一個猛撲,媽媽嬌呼一聲,被他翻倒仰躺到床沿上,他乘勢提起媽媽雪白粉嫩的雙腿,分開壓住,雙手前探撮揉著媽媽雪白肥碩的乳房,把臉埋在媽媽的雙腿中間猛吸狠舔起來,……。

從我這個方向雖然只能看到媽媽小腹下高隆的肉丘,而看不見比利叔叔口唇的活動情況,但他時輕時重、時急時緩的舔舐、吮吸動作卻看得清楚,那「嘖咂嘖咂」的聲音也清晰極了。

媽媽「噢==嗯==唔–啊」的嬌喘著、呻吟著、扭動著,她雪白美妙的乳房亂顫起來,媽媽又不行了……。

媽媽好像還有意識,像知道有人正在窗外看著她被生的黑人淫弄奸操的情景,媽媽心裡明白,這個正在淫弄奸操她的黑人走後,接著就會發生什麼情景,她的身子又會嘗受到什麼樣的滋味兒……。她的一雙美目惺惺朦朦,幾次向我們看她的方向瞟來羞臊至極的目光。

我看到,大人們被媽媽的嬌羞的目光逗得褲襠支起老高了,不知他們正在觀看的「絲絹片」,和他們享用嘗受過的極妙滋味,正怎樣煎熬著他們對媽媽雪白美妙的肉體的飢渴。

比利叔叔在媽媽陰部品玩得無法盡興,已站起身子,右手用粗大油黑的陰莖「啪啪」地敲打媽媽的粉肥肉丘,接著他龜頭點擊媽媽的肚臍眼兒之上一大截;而他這麼一「撳」,使碩大龜頭愈顯凸脹,冠狀體下沿兒居然超出冠狀溝差不多有一厘米。

媽媽將頭枕在比利叔叔的左大腿上,右手搬下他粗長的黑陰莖再次把龜頭含進口內吞吐起來,而她的雙腿卻對著檯燈方向大大地張開了--啊!媽媽的美妙陰部一覽無遺地呈現在我的眼前。我首先發現媽媽今天把本來就細軟稀少的陰毛刮得乾乾淨淨(剛才比利叔叔為她口交時還真沒看清),這樣一來使她隆起的陰阜倍顯肉感,那兩片不知被多少中外男人奸操沖戮過的大陰唇依然是那樣的潔白光嫩,它們緊緊地抿在一起,中間只有細細的一道兩寸多長的凹縫,真正像古人小說裡描寫的是「玉蚌一縫」,此刻,媽媽肥美的陰部,肥紅粉腫的特別嗆眼,稍有經驗的人一看便知,媽媽在十個小時內曾被不止一個男人著著實實地狠奸狂操過。她的情水和比利叔叔的唾液溶在一起,整個陰部一片水光,那條凹縫中愛液溢漾,連後面的小菊花周圍都是濕涔涔的。

我正美美地觀賞著我的「出生地」,不想比利叔叔大大的左手離開了媽媽的豪乳慢慢向臍下滑來,一下子就捫蓋了她的整個陰部。「他媽的」!我暗暗罵了一聲,無奈地把目光移向媽媽的臉。媽媽的臉上滿是嫵媚迷醉的神情。

比利叔叔先是用巨陽在媽媽光潔無毛、肉嘟嘟的陰阜上輕輕抓撓了幾下,慢慢劃向她豐厚陰唇之間的凹縫,淺淺一入-復輕輕抽出,在離開陰道口的時候,媽媽的陰唇翻張開來,像極美的玖瑰花綻放,他再次給媽媽奸入,連續二十幾次,媽媽再也不住這黑人的奸操挑逗,嬌喘著,呻吟著,扭動著身子,情水溢漾,不停地湧流出來……。

比利叔叔見媽媽被他玩得情難自禁又極其淫美的樣子,驚歎道:「真好,真美……啊…我玩過數不清的中國女人,沒一個能比你這麼美妙……啊……。」

他邊說邊臀肌緊收,腰胯猛一用力,烏黑粗長的陰莖徑直一下子操入媽媽溫濕滑潤的陰內……,「長驅直入」,竟一下子就將七寸多長的黑傢夥直插得齊根而沒。又猛地抽撥出來,在媽媽粉紅柔嫩的陰蒂上上下磨蹭起來,媽媽如遭電擊似的,渾身一陣亂顫,「噢–嗯」一聲嬌叫,一下子抱緊了身上的這個陌生黑人……。

比利沒有像其他男人似的壓在媽媽碩大的乳房上,而是雙手分撐媽媽胸肋兩側,兩腿繃起僅以兩腳前掌抵著床面,把身體的重心完全集中在媽媽的美妙肥陰處,死死地頂著媽媽的妙穴,他濃密捲曲的陰毛覆蓋了媽媽整個陰部。

隨著比利叔叔的「勇往直前」,媽媽猛地緊蹙雙眉並大大張開嘴,發出了一聲悠長的呻吟,半天上不來氣,雪白嬌軟的身子不停地亂顫,臉兒艷紅,好長時間,她又是一陣亂顫,才嬌吟一聲回過氣來……。

這時,比利叔叔仍死勁地抵住媽媽的最深處,他壓著媽媽因被操得太深而挺起來的的雙乳,雙手穿過媽媽的肩胛反扣著她的雙肩,一邊吻咂媽媽深深吐進她口內的舌頭,一邊開始了猛力的抽插奸操,只操了十來下,媽媽就被他操得「唔唔」地嬌叫著,仰臉擺頭,雙腳用力勾住比利叔叔的腰胯,白嫩的雪臀不停地搖扭起來……。

這黑人按住媽媽雪白嬌美的身子,分開壓平媽媽雪白柔嫩的雙腿,隨著媽媽被他奸操得的搖扭蠕動,看著媽媽一雙媚眼變得惺朦迷醉的嫵媚表情,猛地抽撥,復又猛地操入,媽媽的呻吟和陰部被這黑人奸操出的「噗唧…呱唧…噗滋…噗唧…」的聲音越來越響,響成了一片…。

這時,我身後的揚叔叔率先打起了手槍,邊說:「上次,咱弄她到宣武教堂,和那幾個老外一起操她,你們知道我射給她幾回?」陸叔說:「幾回?」揚叔說:「我–我給了她三回…」陸叔說:「你看她讓這老黑操得多美啊,等會兒,等會我們好好玩玩她,……」。

媽媽真的好美,她雪白的肉體仰躺在床沿上,恰巧與比利叔叔通體特黑的雄壯男體纏騎壓在她身上的姦淫動作溶繞在一起,黑白分明而又溶融為一,像美麗的女神被雄猛無比的黑人角鬥士縱情舞弄,展現出媽媽的無限嬌美,構成了一幅極美的人間極樂圖。這黑人鬥士的每一下狠勁奸操,都把雄壯的生命湧溶進入媽媽雪白嬌美的肉體深處,媽媽美妙無極的肉體正被這黑人奸操得越酥越軟,連骨頭都開始酥軟了,她高雅的靈魂,正在被這黑人鬥士奸操得飄向雲天,溶於七彩雲中,不知春天從何處來……。媽媽雪白嬌美的肉體,正在床沿上展現出一幅無比美妙的「人間極樂圖」……。

前幾天我聽到陸叔對爺爺說,上次媽媽被他弄得特動情時,向他「坦白」,說她十三歲被我佬爺初次姦淫時就知道如何收縮陰內括約肌了。陸叔說他只是從他給媽媽找的十幾個男人就看出,媽媽每次被男人弄上,還不等被讓男人按倒,她下面就已經情水溢漾了,等她被男人按住後,只要她臉兒一仰,嬌聲一哼,她的的紅粉肥陰深處就收縮起來,有時可以一次緊收數十秒鐘,先是「熱滑難當」接著就是「嘬、顫、哆嗦」,甚至會像「無數條熱乎乎的小舌頭舔弄男人的陽具」的現象,弄得那些奸操她的男人無不覺得酥酥麻麻,癮癢難禁,不由得血脈暴漲,狂抽猛砸起來,那些男人嘗到的美妙感覺真是「人間極樂」「妙不可言」,只要他們能著著實實地弄上媽媽一回,真個是「銷骨蝕魂」「終生難忘」……。爺爺笑著說:「天生的,她天生就是男人的「床上尤物」,沒想到她有了小孩後,臉兒總艷若桃花,裡頭的嘬勁兒這麼大,那滋味神仙也受不了……。」

這時,媽媽和比利叔叔「相持不動」,十來分鐘過去了,媽媽再也忍不住了,突地渾身嬌扭,嬌滴滴的呻吟聲起來,她盤在比利叔叔腰胯間的雪嫩雙腿突地剪狀張開了,觸著電似的顫抖著,她美麗的雙腳繃成了弓型,雙手緊緊地搬住了比利叔叔的屁股。後來知道,這個比利玩過很多中國女人,經驗極為豐富,他見媽媽被她弄得滿臉都是嫵媚至極的表情,深處的情水已經又熱又滑湧漾溢流,渾身已經開始亂顫的樣子,知道身下這個嬌嫩雪白的中國美女,在昨夜和當天下午他來之前,肯定被男人著著實實地操過了,遂配合著媽媽的顫身嬌扭肥蚌暗送,伴著媽媽嬌羞呻吟快速地奸操了十幾下,復又停住不動……。雙手在媽媽雪乳上連撮帶揉,復又牢牢抓緊,乘勢附身動腰又接連猛抽幾下,看定媽媽那雙早已變得朦朧腥腥的美目,問道:「比我父親的怎麼樣?」「啊--」媽媽驚異地嬌叫一聲,皓玉般的雙臂似欲推開,又似抱緊,突地櫻口微張,一陣嬌喘,半天才回過神來,連羞帶臊地嬌嗔道:「你們……你們…好壞……」,就在這時,比利猛地一陣狠操,接著屁股左右一扭,不知怎地,媽媽突然情不自禁地渾身嬌扭,雪乳亂顫,「啊…不…不要…啊…」她呻吟的聲音變的無限柔情,雪白的臀部迎合著那黑人的奸操連連扭動……,媽媽來高潮了……。

這時,陸叔對爺爺說,這個老黑他爸爸,不是也弄過小蘭好幾回了嗎?」(秀蘭,是我的小姑姑,爺爺的小女兒,剛16歲)爺爺啞然一笑說:「有一回是和你妹妹秀蓮一起玩的,我也玩了。唉,咱家這十幾個女娃哪個沒被人家老外們弄過啊……」「只要她們舒服,就行啊」

看來,媽媽被這個黑人插入後,被他用這種「突然靜止」的操法給玩得不行了。再聽到他說出他爸爸和自己的姦情,一下子明白了正在操著自己的黑人肯定是已經聽他爸爸說了怎麼姦淫自己的情景,甚至看了他爸爸和那兩個老黑夥奸自己的錄相帶之後,才找上門來奸操自己的,過分地羞臊反而使媽媽一下子不行了,情難自禁地一下子就就來了高潮。

經驗豐富的比利叔叔雖然玩個「突然靜止」,但也被媽媽深處熱漾的情水和滑熱嘬吮弄得癮癢難禁,只是強忍著,他見媽媽酥軟的身子柔若無骨,已經被他挑逗得春心盪開淫情正濃,見媽媽已經美目迷濛,嗲聲嬌吟,情不自禁地仰臉吐舌,滿臉都是嬌羞嫵媚渴求奸操的表情,不由獸性勃熾,淫心大動,按住媽媽雪白嬌美的身子,猛地提口氣,就勢「呱–呱–噗唧–呱–呱唧–噗滋–呱呱」地猛砸狠操起來……。媽媽被這黑人操得仰著臉兒,呻吟聲時高時低,雪乳伴著渾身象沒了骨頭似的陣陣亂顫,她的靈魂又飄起來,飄到雲彩上去了,她的身子酥透了,骨頭酥透,她被這黑人父子聯手姦淫,終於被老黑人的兒子又操得酥透了最後一根骨頭……,媽媽的歡吟聲自高向低回落,傳到房外,飄向遠遠的天空……。

我渾發熱,暈暈的,不知何時,我身後沒人了。黑人比利終於滿身淋汗地走了。

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