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色小说* 淫戲媽媽

淫戲媽媽 -

时间:2020-01-22 14:29:56 发布:午夜短视频在线观看-两性色午夜视频|黄视频在线观看-成年性色生活片
提醒:图片如果含有其他网址 请勿访问 谨防诈骗

淫戲媽媽作者:胡作非2001.03.13 初稿(兩萬多字)2006.09.06 修訂(春滿四合院收藏

〔一〕秘藏的手稿

過年前,爸爸和媽媽回鄉探爺爺奶奶,所以大掃除由我和妹妹來處理。我在雜物櫃里找到一張媽媽年輕時的照片連相架,穿著紅綢緞旗袍,應該是結婚時拍的,那時還是四色照片,已經舊得發黃,但給我一個很驚豔的感覺,瓜子臉,長頭發,大眼睛,全部特徵都是男人的夢中情人,我突然有點自豪,原來我是給這麽漂亮媽媽生下來的,那在我和妹妹體內應該有不少美麗的基因吧?難怪我們的鄰居經常稱讚我們兩兄妹是俊男美女呢。

相架都染塵了,我輕輕用布抹過,看到里面還有點髒,于是小心翼翼打開,當然不敢把這可能是爸爸的珍藏品弄破,當我拆開時,發現相片和相架底板之間有幾張手寫的筆記,是爸爸的字迹,爲甚麽他要收藏得這麽神秘?好奇心理作怪下,心想反正爸爸沒這麽快回家,我就拿回自己的房間慢慢看。

這秘藏的手稿,原來是記錄他和媽媽的結婚盛事,這本來沒甚麽特別,但里面竟然充滿著像我那種淩辱女友的心理。咦,莫非爸爸有淩辱女友的心理?那我這種怪怪心理是由他遺傳而來的?

爸爸的日記里說,他退伍之后,我奶奶就催他結婚,而且連新娘子也幫他找了,就是我媽媽詩穎。

爸爸在參軍前認識我媽媽,他們算是同一所中學的師兄妹,爸爸給催婚催得厲害,反正也沒有女朋友,看我媽媽長得相當漂亮,就順奶奶的意願迎娶了她。

「死老鬼,一回家就見色忘友,娶了老婆就不管我們?」阿龜和另外三個是我爸爸從軍隊一起退伍的隊友,本來是老死黨,現在爸爸就要結婚,而他們四個都還沒有對象,就酸溜溜地數說我爸爸。

爸爸從軍幾年,有一種「大炮」性格,立即對他們說:「喂老龜,相信我,我們是兄弟,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服!我雖然娶老婆,但以后我仍然優先完成兄弟的事情!」

阿龜拍拍他的肩膀說:「話說出口可驷馬難追,嘿嘿!」這阿龜有點駝背,脖子像縮進肩膀里,像一只烏龜,所以有這個花名。

爸爸是家中老二,婚禮沒有伯伯那麽盛大,借村里祠廟舉行婚禮,阿龜這幾個隊友當然是座上客,他們看到我媽媽長得漂亮,心里又開始妒忌我爸爸,于是幾杯酒下肚之后,就來爸爸媽媽面前敬酒。

阿龜紅著臉走過來說:「來,我要敬新娘一杯!」說完就在我媽媽面前的酒杯里倒一杯米酒,自己也倒了一杯,然后一飲而盡。

媽媽有點猶豫,她剛才在敬杯時已經喝了半杯,現在不能再喝,于是看著爸爸,爸爸說:「老龜,她酒量差,我來替她喝!」

阿龜說:「還說甚麽朋友如手足,你看這麽快就維護老婆來了?我們這些老朋友敬酒都不能稍微喝一點?」

爸爸不好意思推辭,就對我媽媽說:「小穎,老龜是我最好的朋友,一定要尊重他,我替你喝半杯,你也喝半杯。」

結果她又喝下半杯。那些豬朋狗友沒放過他們,一個接一個來敬酒,結果媽媽喝下差不多兩杯酒,開始臉紅耳熱。

好歹婚禮結束,爸爸和媽媽回到新房里時才松了一口氣,兩小口相對無言,雖然中學時候已經認識了,但其實還是不熟悉,今晚就要睡在同一張龍鳳被子的床上,想起來心都撲撲撲地跳。

還是媽媽打破僵局,先開口說:「我先去洗澡。」于是拿著衣服到小房里(那不叫浴室,我家鄉在房間里有個分隔的小屋可放尿桶和沖洗之用),放下布簾,里面開始傳來媽媽洗澡的沖水聲。

爸爸坐在床邊,只是聽著這種聲音,已經口乾舌燥,直吞口水:「嘿嘿,今晚終于可以堂堂正正地造愛了!」

突然有人來敲門,嚇了爸爸一跳,開門一看,原來是阿龜他們四個要來鬧新房,好歹算是兄弟,而且我們家鄉也有鬧新房的俗例,爸爸只好招呼他們進來。

阿龜左看右看問:「阿嫂呢?」然后就聽到小房里傳來沖水的聲音,就說:「嘿嘿,嫂嫂在里面洗白白呢?」說完就露出色淫淫的笑容,走到電燈下面說:「來,我們把燈關上。」

爸爸還不知道他有甚麽用意時,阿龜已經把房里的電燈關上。

媽媽洗澡小房里有盞小電燈,把她身影反射在布簾上,他們都小聲哇的叫一聲,好像在看剪影戲那樣,尤其當媽媽在里面舉起水勺來沖水,剛好身子一側,胸脯隆起半圓形的影子使他們樂得吱吱亂叫。

有個說:「哇塞,比我們以前去打炮的女人還要大……」

阿龜在軍隊里是出名好色一族,每個月休假日都要到縣城里面找個姑娘打打炮,我爸爸和其他隊友也是給他帶去的,所以他們雖然還沒結婚,性經驗倒有不少。

阿龜見我媽媽還在沖水,就靜溜溜地走近布簾那里。

爸爸忙拉著他說:「你要做甚麽?」

阿龜低聲說:「以前我們一起去玩,也是一起去看女人,怕甚麽?」

爸爸支支吾吾地說:「但這……這個不同,她是我妻子。」

阿龜說:「哎,你還是古老思想,讓我看看嫂嫂,她也不會少掉一塊肉。」

另外三個豬朋狗友也附和說:「是啊,大家看看,不會少掉一塊肉。」

阿龜說完沒理,就不理會我爸爸的反對,輕輕拉起布簾一角朝里面看,其他三個也跟著要看,結果阿龜把布簾拉得成一條大縫子,那四個豬朋狗友八顆眼睛各找個位置偷看。

爸爸緊張地站在他們身后,也能從那拉開的隙縫看到自己嬌妻的身子,是個光滑無瑕的背部和兩個圓圓嫩嫩的屁股,她站著把水從胸口上向下沖下去,這時還要側側身子,哇塞,從她腋下看見大半邊的圓嫩嫩的乳房。

我媽媽這個新娘子完全不知道有人進來新房,更想不到會有人偷看,就繼續勺起清水沖著身子,準備過一個美好的洞房夜,她很自然地彎下腰去搖勺水,就在彎下腰的時候,從她胯下看見那誘人的陰毛,幸好她只腿沒展開,不然就給爸爸這幫豬朋狗友看個全相。

阿龜吞吞口水說:「哇塞,小胡,你真性福,娶了這麽漂亮的老婆,奶子又圓又大,屁股也比我們以前去打炮的女人還要圓嫩!」

媽媽這時洗澡完,拿起浴布擦身,他們才匆匆退出來,開了燈,像沒發生過甚麽事那樣坐在房里談天。

只有爸爸還是臉紅紅的,剛才讓其他男人看自己新婚老婆的胴體,雖然有點不值,但心里卻有種莫名的興奮。

媽媽穿紅綢睡衣服出來,看見他們在房里鬧著,也不太驚訝,她也知道鬧新房是個習俗。

阿龜這個壞帶頭又開始作惡,他說:「哈來,把嫂嫂的眼睛蒙起來,讓她猜猜我們五個人里面那個是她真正的老公。」

我爸爸問:「要怎麽個猜法?」

其中一個說:「我提議每人親新娘子一下,讓她猜猜看,如果猜不到就要罰新郎新娘啰。」這個提議立即得到衆人的歡呼,他們早就想一親芳澤。

我爸爸沒辦法,拿來一條紅手帕蒙起媽媽的眼睛,悄聲對她說:「等一下我親你的時候會輕輕咬你一下嘴唇。」媽媽會意地點點頭。

我媽媽蒙著眼在床邊坐好,她有點緊張深呼吸一下,自從懂事之后還沒跟人親過嘴,所以有些不知所措。

阿龜安排一下次序,他自己排第一個,我爸爸排在最后一個,他們根本醉翁之意不在于是不是讓新娘猜中那個是丈夫,而是每個人都想一親香澤,所以就把我爸爸排到最后一個去。

由阿龜先開始他坐在我媽媽身邊,碰到她的肩,她緊張地側過身去,阿龜就伸手把她肩膀抱住,粗大的嘴對準我媽媽的小嘴親過去,其實阿龜比我爸爸胖,嘴唇也較厚,很容易分辨出來。

爸爸看著媽媽小嘴唇給阿龜吻上的時候,才驚覺這是新婚嬌妻的初吻,看著她細緻可愛的小嘴巴給阿龜的粗大嘴唇親上去時,就像一朵鮮花給牛糞沾汙了,心里很不是滋味,但爲時已晚。

他看到阿龜用舌頭去逗弄她的唇齒,她開始往后退縮,好像已經知道這不是丈夫,但阿龜把她的頭抱住,舌頭撬開她的皓齒,我媽媽毫無經驗,芳心大亂,小嘴巴受不住攻擊,但微微張開之際,就被他的舌頭攻進去,啧啧啧地卷弄她的舌頭,她全身都顫抖了。

阿龜變本加厲,把身體貼在她身上,擠著她的胸脯,使她無力回避,軟軟地讓他擺佈,讓他有點腥味的唾液流進自己的嘴里,讓他把暖暖的氣息噴在臉上,被他弄得差一點透不過氣來,良久阿龜才放開她。

媽媽搖搖頭,聲音還有點顫抖地說:「你不是阿來(我爸爸的名字)。」

她接著又給兩個爸爸的朋友吻得有點昏亂。

第四個是個叫阿祥的人,他在親她的時候恰巧輕輕咬到她的嘴唇,她就立即說:「就是這個。」其他人哄然大笑。

阿龜說:「好,認錯丈夫,就乾脆將錯就錯,就和阿祥洞房吧!」

媽媽羞得兩頰通紅。

阿龜就把阿祥推到我媽媽身上,阿祥雖然也是好色一族,但膽量沒阿龜這麽大,不敢作甚麽動作。

阿龜不滿說:「他媽的,連洞房也不會!你老爸來教你吧!」說完把阿祥推開一邊,自己扯著我媽媽,把她往床上壓去。

我媽媽驚呼起來:「不要,不要,阿來,快叫他們不要這樣!」

阿龜像一頭蠻牛,甚麽都不理會,硬壓在我媽媽身上,還用手去摸她胸前兩團圓鼓鼓柔嫩嫩的乳房,嚇得媽媽花容失色。

爸爸用力把阿龜扳起來說:「阿龜兄,算了吧,不要把她玩得太過份,要罰就罰我吧!」阿龜也不好意思再強來,站起來對我爸爸說:「是你說要罰你的,不要后悔!」

爸爸說:「甚麽都難不倒我,盡管說吧!」

阿龜轉頭對其他人說:「那就罰阿來到村里四周跑一圈,好不好?」其他人當然和應。

爸爸有點害怕,已經是半夜,村里四周黑乎乎的,要跑一圈真有點害怕。

但他很快給他們推到屋外去。

爸爸開始朝著黑夜跑起來,他心里想:咦,他們沒人跟著來,我跑不跑一圈也沒人知道,躲起來半小時才裝得氣喘籲籲回去就可以嘛。哈哈,還是我聰明,才不會被這幾個老朋友作弄!

爸爸秘藏的日記,我看到這里,不禁失笑,原來爸爸少年家的時候,也是自以爲聰明!

我繼續看下去,爸爸說他折回來的時候,沒有立即回新房,他心里想:「他們把我趕出來,不知道會不會繼續玩新娘呢?」嘿嘿,這次爸爸倒真是聰明,被他猜中了!于是他就悄悄轉到屋后面,拿來一塊石頭,站在石頭上,從小窗口看進屋里。

屋里少了一個新郎,新娘可就被這些豬朋狗友玩得痛快,他們又拿來米酒灌我媽媽喝,她在酒席時已經喝了兩杯,這時又喝了一杯,實在不能再喝。

阿龜卻又要來敬我媽媽一杯,媽媽忙推開他說:「阿龜兄,人家真得不能喝了,快要嘔出來。」

阿龜笑哈哈說:「我們兄弟今晚是不醉無歸。」說完硬抱著她的香肩,把一杯滿滿的酒遞到她嘴邊,我媽媽忙轉過臉去。

阿龜已經忘了朋友的道義,對這朋友妻開始無禮起來,他用手掌握著我媽媽的下巴,把她的臉轉過來,捏開她的嘴巴,硬是把那杯酒灌進她嘴里,媽媽喝了一口就嗆得要命:「咳咳咳……」,這一咳就把酒也噴出來,而杯里面的酒都沿著她的嘴邊流到絲綢質的睡衣胸襟上。

「哎呀,你看都弄濕了。」阿龜像很關心那樣說,「來,我幫你抹抹。」

說完手就在她胸脯上掃來掃去。

我爸爸在窗外看得眼睛瞪得圓圓的,心里咒罵著:干你老母,你這老龜這樣不是「抹抹」吧,而是趁機「摸摸」吧!

我媽媽臉已經紅得像蘋果,本來大大的眼睛都睜不開了,快要眯成一條線,雖然那對玉手想推開阿龜那無禮的粗手,但已經力不從心了,阿龜就趁機一上一下地「抹抹」她胸前的衣服,卻把她的乳房擠來弄去。

阿龜見她沒多少反抗,就說:「哎呀,睡衣都濕了,不要穿了。」

他說完就解開她睡衣的扣子,她在迷迷糊糊中還有意識想要推開他的手,但另一個人的手也加入戰團,把她睡衣扣子從下往上解開,不一會兒整件睡衣的鈕扣全解開了,阿龜就往兩邊一剝,睡衣張開了,看到里面的小胸衣(那時我家鄉女人還不是很習慣用乳罩,只用胸衣,就是一件半截小背心,只遮到乳房那種小內衣)。

「哇哈哈,好可愛喲!」不知那個大叫起來,我爸爸在窗外當然也看到這種「好可愛」的情形,就是剛才那杯酒不僅把睡衣弄濕了,連里面那件胸衣也弄得半濕,緊貼在我媽媽胸前那兩團圓鼓鼓的酥肉上,格外性感,連窗外爸爸也看得鼻水直流。

阿龜對同伴說:「喂,再給她一杯!」

阿祥說:「她已經醉了,不能喝了。」

阿龜哈哈笑說:「你真笨,她不能喝,她兩個小可愛可要喝呢!」

阿祥頓時醒悟過來,立即倒來一杯酒,遞給阿龜,阿龜就把酒慢慢地在我媽媽小胸衣上澆下去,小胸衣濕了就貼在媽媽的鮮肉上面,而且變得半透明。

其他人開始起哄:「哇∼∼!」

當那杯酒倒光時,媽媽的胸衣已經全濕透了,兩個圓圓大大的奶子像毫無掩飾地暴露出來,而兩個乳頭也因爲給酒精刺激而把那小葡萄凸出來,看得那群像色狼般的男人口水都快流出來。

「再來一杯!」阿龜叫道。這次阿祥已經不笨了,早已經準備好一杯酒,立即遞給阿龜,阿龜又是朝著我媽媽濕濕的胸衣上凸出的兩顆奶頭上澆了下去,她那件薄薄的胸衣變得差不多全透明了,兩個大乳房好像全露出來那樣,我爸爸在窗外都看得心撲通撲通亂跳。

「哎呀,你們很不小心,把人家的衣服都弄濕了……」我媽媽紅著臉,纖纖玉手抹一下濕辘辘的胸衣,嬌嗲地說。

阿龜忙說:「對,對,對不起大嫂,我手腳真笨!來,我來替你抹抹!」說完就在我媽媽酥胸上用手「抹抹」,我爸爸在窗外看得鼻血都差一點噴出來,只看見這個自稱是老朋友的阿龜粗手在他新婚妻子的兩個大奶子上摸來摸去,弄得我媽媽渾身不自在,纖腰扭來扭去,受不了這種刺激而悶哼出來。

阿龜聽到我媽媽美妙的呻吟聲,就更起勁,把她兩個奶子搓來摸去,還在她的奶頭上輕輕捏弄著,媽媽還沒被男生摸捏過,怎麽能受得住這種刺激,不禁被他玩弄得哼嗯哼嗯喘息起來。

她突然迷迷糊糊地說:「不要……不要再弄人家……人家要尿尿了……」

就完就推開阿龜,搖搖晃晃站起來,想到小房尿桶那里去。

阿龜忙說:「嫂嫂,你喝醉了,要小心喎,我扶你去嘛。」說完就抱著她的香肩,扶著她進那小房。

其他人也要跟著進去,阿龜趕走他們說:「出去,這里太擠了,嫂嫂尿尿不要偷看。」他們只好退出來。

他媽的,這個老龜實在太過份!我爸爸在窗外本來看得很興奮,但這個老龜竟然把他新婚嬌妻抱進小房里,里面做些甚麽也看不到嘛。他本來有關沖動想回屋子里,但看看手錶卻只過了二十分鍾,現在回去他們就會知道他沒到村里跑一圈,絕對不可以這麽沒面子的!沒辦法,爸爸所以要繼續在窗口那里觀看。

突然房里的燈被人關上,小房里的小燈把影子倒映在布簾上,像剛才那些人在偷看新娘洗澡那樣,原來那些在外面的人實在也太想看看阿龜這個大色魔怎樣對付我爸爸這個新娘子。

那黑影在小房里晃動著,只見阿龜抱著我媽媽的小蠻腰,一手拉開她睡褲的小腰帶,那件寬松的絲綢睡褲就溜了下去,接著阿龜又拉開她的小內褲,往下扯去。

外面的人只看到這種情形就已經快要噴出鼻血來,尤其我爸爸在窗外看到自己嬌妻給脫下褲子,興奮得嘴巴都張大了,那個是今晚要跟他洞房的新娘子,竟然給自己的朋友脫掉褲子。

外面那些人都忍不住,悄悄拉開布簾去偷看。干,他們都可以看到那幕美妙的情景,而我爸爸卻只能可憐巴巴在窗外看著那燈光反射出來的剪影戲。那黑影里,我媽媽完事后站起來,干,這一次看來已經給這群豬朋狗友看了全相呢!這只死阿龜可真過份!這時我爸爸看到阿龜的手朝他嬌妻的下身伸了過去,干,伸到她的胯下去!

「啊哼!」我爸爸在窗外都能聽到我媽媽的嬌柔著聲音,「不要……你不能摸人家那里……啊……嗯嗯……」

突然全屋的燈全熄了,原來已經是半夜十二點,我老鄉那時在晚上十二點就會截電的。

燈熄了,窗外比窗內還要光,爸爸完全看不見屋子里的情形,只聽見有個人說:「干,真掃興!」

阿龜的聲音傳來說:「嘿,黑咕隆咚更好玩,你們也一起來玩。」就完他們一陣子絲絲嗦嗦,從小房那邊移到大床這邊來。

爸爸心里焦急起來,看來這次真的要回到屋里去才行,不然他們做出甚麽事來,自己可要虧大本,有可能開始結婚的第一天就要戴上綠帽作烏龜了。

他來到門外,見到門沒鎖上,輕輕推開。

里面的人還在大床那頭玩得很熱鬧,加上沒有燈光,根本沒人知道他已經回來了,他走近大床那頭,眼睛早就適應黑夜,窗外也有光映進屋里,所以他可以看見房里的情況。

他看到有兩個人站在床邊看著熱鬧,還模模糊糊看到被子里在騷動著,弄得啧啧有聲,最初被子還是蓋得好好,但后來在亂踢亂晃的過程中慢慢溜下來。

我爸爸這時才看見他這新婚嬌妻就像三明治那樣給阿龜和阿祥夾在中間,全身赤條條地給這兩個男人亂摸,阿龜在我媽媽的背后摸捏著她的大奶子,把她的奶頭擠向前去剛好讓阿祥含在嘴里,阿龜另一手抱著她的纖腰,讓她圓圓的屁股抵在他的粗腰上。

爸爸這時才驚覺阿龜也沒穿褲子,黑影里一根黑乎乎的巨物在自己嬌妻的屁股后面晃動著,當阿龜的粗腰朝新娘子的屁股那里壓去,那根黑巨物就消失在她的只腿之間。

爸爸心里很激動,他看到嬌妻竟然給自己好友弄得這樣,又興奮又刺激,但好歹這個是自己的新婚嬌妻,所以又是很痛心。

阿龜不知道我爸爸已經進來,這時他已經色欲大熾,身體朝我媽媽赤裸裸的屁股壓上去,只聽到我媽媽悶哼了一聲。

阿龜粗腰抽起又用力壓上去,噗滋一聲,我媽媽「呀」一聲叫起來,接著就在迷迷糊糊中哦嗯哦嗯呻吟起來,全身給阿龜壓得一顫一抖。

爸爸本來想要叫停,但那種黑夜里若隱若現的色欲情景,加上自己新婚嬌妻那醉人的嬌啼聲,使他無法自制地看下去。

在我媽媽正面的阿祥這時很識趣地退后,阿龜就把我媽媽的正面扳過來,然后整個人壓在她身上,媽媽的兩條秀美的玉腿給阿龜的粗腰一擠一壓,都不能靠隴,阿龜趁機把她兩個腿彎一提,粗腰就沈了下去,撲嗤撲嗤好幾聲,媽媽又是哼嗯哼嗯呻吟起來。

我爸爸的鼻血都差一點流了出來,這種聲音他也很熟悉,因爲他曾經跟阿龜一起去召妓,那些妓女也會發出這種聲音,只不過嬌妻的聲音比較嬌柔一些。

「咳咳咳……」我爸爸終于忍不住發出乾咳聲,其他人才驚覺新郎已經回來,很尴尬,尤其是在床上的阿祥,急急忙忙起來拉上褲子。

阿龜先也是一驚,不過他很快很從容說:「沒事,我們在鬧新房嘛。來,你也一起來。」然后對其他人說,「兄弟們,今晚是胡來兄大婚之夜,你們替他脫脫褲子,讓他來洞房吧!」

這時尴尬場面又變成嬉嬉笑笑,阿祥他們把我爸爸抓著,把他的褲子也脫下來,害得他手忙腳亂,而阿龜這時卻繼續對付醉倒在床上的新娘,他把我媽媽的只腿再次勾起來,熊腰虎背繼續朝她的嬌軀壓下去,弄得我媽媽全身扭曲著,只腿在空中亂顫。

當我爸爸全身赤條條上床的時候,阿龜才從我媽媽身上起來,把位子讓給我爸爸,說:「好吧,我們也不浪費你的春宵,你們好好地洞房吧。」說完把我爸爸屁股推一下,然后穿回褲子,和其他同伴一起和他說聲「再見」就走了。

接下去不用我講,大家也知道爸爸終于和媽媽正式洞房了。

根據爸爸的手稿說,他那晚和媽媽造愛時覺得很興奮也很順利,因爲他事前看到媽媽被他那些豬朋狗友淩辱所以特別興奮,雞巴也脹得特別大,而媽媽給阿龜那些人鬧完新房之后,她的小穴也已經水汪汪的,所以雖然很窄小,但也能順利進入,所以爸爸還是很感激阿龜他們來替他們制造一個難忘的新婚夜。

至于媽媽第一夜是不是原裝把處女獻給我爸爸呢?爸爸在手稿里說,他努力奮斗兩小時后就呼呼入睡,媽媽也醉昏昏的睡去,第二天清早他先醒來,看到床單上染有媽媽的處女血,他心里很高興,畢竟他是媽媽第一個男人,也享盡爲處女破瓜的樂趣。

但我卻這麽想,剛才黑暗中他看不太清楚他那老友阿龜在做甚麽,只見那阿龜赤條條壓在我媽媽的屁股上,粗腰還是一沈一沈地擠弄著她,而她也給他擠弄得哼哼啊啊,然后還要把她扳過正面來,提起她的腿彎這樣壓下去。后來我媽媽給阿龜壓得只腿在空中亂顫。

按照我和女友的經驗來說,弄到這樣的地步,很可能阿龜的雞巴早已插進我媽媽的小穴里,而且一深一淺地干著她,還弄得她呻吟起來,那可能在她體內已經攪弄好一段時間,那麽我媽媽的處女膜已經給那阿龜捅破,小穴也給阿龜大肆蹂躝,爸爸早上起來看到的處女血可能是阿龜捅出來的。

多虧爸爸還在沾沾自喜,連自己老婆給人家奸淫了也不知道。但或許他喜歡這樣也說不定。

看完爸爸這篇秘藏手稿之后,我興奮得差一點七孔流血而死,那晚連打三次手槍,幾乎精盡人亡。我覺得有這麽一篇,必定還有其他秘藏手稿,看來我要經常替爸爸媽媽的房子打掃打掃,說不定還有意外的收穫呢!

 「第一篇完」

〔二〕秘藏的聲帶

上次說到,爸爸和媽媽回鄉探爺爺奶奶,我和妹妹就負責大掃除,在雜物櫃里找到媽媽年輕俏麗的照片。

在那相架后面,又找到爸爸手寫的筆記,一看之下,原來是記錄了爸爸和媽媽洞房花燭的情形,哇塞,我看得流出鼻血來,還差一點弄得精盡人亡。原來爸爸還會留下這麽「好康」的手稿給我呢,那我可要好好孝順一下,多點幫他們打掃一下房子,看看還會有甚麽秘藏的東西。

過幾天,我看到床底有關錄音帶盒,里面有很多陳舊的聲帶,多數是鄧麗君時代那些歌手的錄音帶,還有一些自己錄收音機的帶子,亂七八糟地堆放著,都已經有點發黴。ㄟ,慢著,慢著,我看到那盒子里面的其中一邊還有個暗格,平時應該不容易發現,但可能年期久遠,有點發皺。我心中暗喜,打開暗格,果然又找到五頁爸爸的秘密手稿,爸爸的鋼筆字真不錯哦,寫得蠻工整的。我想爸爸已經遺忘了這錄音帶盒,我把整個盒子拿走研究研究也不打緊吧?

夜深人靜的時候,我把那發黴的錄音帶盒拿出來,心撲撲跳,慢慢把爸爸的秘密手稿拿出來。嗯,那是爸爸和媽媽新婚之后,搬到市鎮里生活,爸爸以前當兵的時候,有些門路,所以做起鋼材銷售的小生意,每天到處去和賣家買家談生意,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而媽媽就做個賢內助,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條,把飯菜弄得活色生香,等待著老公回家服侍他,兩小口子生活樂也融融,甜甜蜜蜜,好像童話故事里頭那公主和王子的生活。

吃完晚飯之后,爸爸媽媽正值新婚燕爾,當然少不免有魚水之歡。爸爸把媽媽抱上床,親著她的小嘴巴。

媽媽還是有點羞澀,俏臉和身體還是想躲開,但心里面當然是欲拒還迎,所以只是軟軟的讓爸爸把她的俏臉扳過來,對準她的嘴唇親下去,舌頭也立即侵入她小嘴巴里,追逐她的舌頭,然后兩舌頭就卷在一起,爸爸很熟練地把手伸進她的睡衣和內衣里,手掌找到她又圓又大的酥胸撫摸著,手指也很快地往她乳頭那里攻去,兩根指頭在她那已經豎起的乳頭上輕輕一捏,就能把媽媽弄出「嗯哼」那種又急促又誘人的喘息聲。

爸爸很喜歡聽到媽媽在他身下那種嬌柔婉轉的呻吟聲,更喜歡在挑逗她的時候那種羞澀得臉蛋嬌紅欲滴的神情。于是他經常逗弄她說:「哇塞,你的奶子很柔嫩,很好摸咧。」或者是:「你的小屁屁又大又圓,聽人家說這種屁股的女生很會生孩子呢,要不要讓我在你里面播種?」

媽媽每次都又害羞又激動又興奮,只能嬌嗔含含糊糊地說:「老公……你很色……怎麽這樣說人家……人家好羞呢……不跟你說了……」接下去當然被我爸爸熊胸虎背壓了下去,嬌喘連連。

爸爸的手稿里對這方面描寫得不太細緻,但很容易看出他和媽媽那種新婚如魚得水的快樂性生活。我看著手稿,好像自己就飛進爸爸的年輕時代,闖進他和媽媽的房里,看著他們在翻天覆雨。如果真的能回到爸爸媽媽年輕時代,我自己也要把持得住才行,否則像我這樣好色的男生,見到自己媽媽年輕時那種美麗動人的容貌,被色欲沖昏了腦子,說不定趁機把自己的媽媽弄上床打幾炮

手稿后面描寫的事情就越來越詳細了。

那天爸爸和往常那樣,又把媽媽抱上床,兩人又興奮地纏在一起,爸爸把媽媽的睡衣解開,媽媽兩個白嫩嫩圓鼓鼓的奶子立即抖露了出來。

爸爸貪婪地又摸又搓,故意挑逗她說:「哇塞,你的奶子越來越大,比剛剛結婚時大很多呢……」

媽媽又是滿臉绯紅地說:「不要這樣說人家……人家……你每次都是這樣搓弄人家的奶子……所以奶子才會大了起來……日子有功嘛……」

爸爸就是喜歡她那種羞澀嬌柔的樣子,于是繼續逗弄她說:「我也不是每天都來搓弄你,一星期才弄你兩次咧,有時還只有一次。」

突然在他心中泛起一種莫名的沖動,說,「是不是其他男人每天搓弄過你的奶子,才會摸得你這麽大?」

爸爸和媽媽新婚時那種纏綿,使他在做生意的時候,也常常會想起自己和她纏綿的情形,有時甚至會想著她現在到底在家里做甚麽?有一次發了白日夢時,夢見自己心愛的妻子被一個陌生男人纏住,后來那男人還莫名其妙地在他面前,把嬌妻的衣服脫掉,然后就騎干起來,爸爸很快就醒了,當然知道那只是一個白日夢,可是這個夢卻使自己興奮不已,他自己也不明白爲甚麽自己想起新婚嬌妻讓其他男人騎了上去,就會很興奮。

那時之后,他有時會故意這麽想,每次都心跳加速,在做生意的時候,看到一些比較猥瑣好色的男人,總會想起自己的老婆,如果碰到這種男人會有甚麽后果,會不會很容易被他們勾搭上床,當然少不免會被淫弄一番。在他潛意識里,漸漸凝成一種喜歡妻子被別人淩辱的情意結。

所以那天晚上,故意在媽媽面前說:「是不是有其他男人每天搓弄過你的奶子,才會摸得你這麽大?」那也是第一次在我媽媽面前說出這種羞辱她的話,其實他剛說出口的時候,已經心跳不已。

媽媽一聽爸爸這麽說,臉更紅了,又嬌又嗔地說:「哎耶……老公……你好壞……這樣說人家,人家也不是……每天都被別人摸哪……都是那個阿成哥……有幾次他強要摸啦……人家也拿他沒辦法……」

干!我爸爸幾乎跳了起來,本來剛才說那句「是不是其他男人每天搓弄過你的奶子」只不過是故意羞辱和挑逗嬌妻的床邊話,沒想到會從嬌妻口中套出一些事情來!自己又漂亮又賢淑的老婆,竟然給那個住在對面的阿成摸過!一陣子醋意妒嫉從心里湧出來,但同時一陣莫名的興奮也隨之而來。

我當然明白爸爸的心情,我自己在淩辱女友少霞時,也是有同樣的感覺。

不過沒想到爸爸原來也試過這種經驗。

爸爸假裝生氣說:「這個壞蛋敢這麽大膽?他到底怎麽怎麽摸你的?」

媽媽以爲爸爸真的生氣,連忙招供說:「他……他那次來我們家里借米……然后突然從后面抱住人家……摸人家的奶子……后來幾次都故意來借米……我已經罵了他……」

那時住在我們家對面的那個四十來歲的男人叫阿成,爸爸和媽媽都尊重他,叫他阿成哥,老婆和家小都在鄉下,只有他在那市鎮里,每個月才回鄉一次。

他在街市里賣豬肉的,人也吃著像肥豬那樣,胖胖的,臉還還肥肉橫生。不過性格蠻好的,整天臉上都挂著皮笑肉不笑。

自從爸爸媽媽搬來這里,他都常來無故獻殷勤,有時也侍著自己是個長輩,把手搭在我爸爸和媽媽肩上,爸爸也不以爲意,其實這傢夥卻是在垂涎我媽媽美貌,當爸爸不在意的時候,他搭在我媽媽肩上的肥手就會悄俏往下掃去,摸著她的背部,然后再往下握握她的纖腰,這還不夠,他還會往下伸去,在我媽媽彈性十足的屁股上輕輕撫摸著,有時還會捏她兩下。

我媽媽最初不太習慣,但后來見到爸爸也沒說甚麽,而且幾乎每次阿成哥都會這樣對待她,她還以爲這是市鎮里的生活和朋友之間的正常交流方式呢,于是也就慢慢習慣了。

阿成就越來越放肆,在下午時分,不用到街市里賣豬肉的時候,趁我爸爸不在家,就會借故來我家里借米、借油、借鹽,甚麽都借,當然也有借有還的,他醉翁之意不在柴米油鹽!

那次來借米,我媽媽當然說沒問題,就伏身在米缸邊,米缸頗深,她就彎身在里面勺米,她沒想到,那時她穿著薄薄的睡衣褲,這一伏身,哇塞,兩個圓圓嫩嫩的屁股當然是挺了出來,把小內褲的輪廓都展現出來,而且兩個圓鼓鼓的乳房也晃晃地撐著睡衣,那時還不時興穿乳罩,只是一件小胸衣,那里可以遮掩她那美好的身裁?

阿成看得吞了幾次口水,忍不住把我媽媽的纖腰抱著,說:「小心點,不要掉到米缸里去。」我媽媽只是一個剛出城的姑娘,那里懂得阿成的詭計?還以爲阿成哥對她很關心,于是向他說謝謝呢。

這時阿成得寸進尺,只手往上一摸,握著我媽媽兩個又圓又大的奶子,我媽媽當然嚇得驚叫,阿成還一不做二不休,把我媽媽的睡衣和小胸衣推了上去,她還伏在米缸邊,就這樣給阿成弄成半裸,兩個晃動的奶子就給他那對肥手握了上去搓弄。

媽媽一邊呻吟著,一邊把那件事原原本本告訴爸爸,爸爸聽了之后,心里又嫉憤又興奮,心撲赤撲赤亂跳,口中說不出話來,只是在媽媽身上狂縱著,然后一泄如注,快樂得像要飛上太空。

就是這樣,之后每次做愛的時候,爸爸都要媽媽再講一次阿成摸她奶子的事情,到后來還要她故意說一些其他男人淩辱她的故事,媽媽本來有點害羞,但后來發現說出這種話,爸爸就會很興奮,兩人可以一起到達了高潮,所以也慢慢習慣了。

有一次,爸爸要去南洋辦貨,又要一個多月不能見到嬌妻了,想到不能聽到她在床上那種婉轉嬌啼的呻吟聲,也不能聽到她那種令人遐思的床上故事,覺得有點難過。但他突然心頭一動:如果偷偷把媽媽的叫床聲錄下來,嘿嘿嘿,就可以帶在身邊,隨時可以聽聽嬌妻動人的聲音。那時錄音機雖然還是昂貴的電器,但已經開始流行了。

爸爸的手稿寫到這里,就用括號寫著一條數字:「(#015453)」,這是甚麽呢?我的智商不低呢,立即在那個已經半發黴的錄音帶盒找,果然給我找到一盒錄音帶上寫著「(#015453)」,我的心又撲通撲通地跳著:會不會這錄音帶里就是爸爸和媽媽新婚時的做愛聲音?

我于是把那錄音帶放在我的WALKMAN里播放,把耳機放在耳朵里,仔細聽著,咦,只是鄧麗君的歌嘛,還因爲時間太久,有些沙沙的雜音,干,害我還以爲自己可以聽見爸爸媽媽的床第聲音。

正當我失望要放下耳機時,鄧麗君美妙的歌聲突然曳然可止,緊接著就是一個蝕骨的嬌吟聲,雖然那個聲音和我媽媽平時那種和霭可親溫文娴淑的聲音不相同,但我也可以很肯定是媽媽的聲音。

媽媽像半醉的聲音:「……好老公……你的懶交好大……把人家的小雞邁都塞滿了……啊……」

爸爸喘氣的聲音:「干,你樣子漂亮,奶子又大又圓,我看到興奮起來,懶交自然會脹大,怎麽樣,比起隔壁那阿成哥還要大吧?」

「人家怎麽知道……阿成哥有多大……」

「別不承認,他不是每次故意來借米,然后硬把你干上嘛。」

「你好壞……這麽說人家……」媽媽知道是爸爸要逗弄她羞辱她,也知道他聽到那種話就會很興奮,就開始習慣地說出淫蕩的話來,「他也很壞呢……每次都故意來借米……見你不在家……就抱人家的腰……摸人家的胸脯……」

爸爸嘿嘿淫笑說:「說起來還要多謝他呢,把你的奶子搓得這麽大,我摸起來才爽嘛!」

「你這個壞老公……人家奶子被別人摸……你還叫爽呢……你不知道那個阿成哥好壞呢……人家說不要……他還硬上弓……」

爸爸繼續嘿嘿笑著說:「硬上弓?怎麽硬上弓?他在那里干你?」

媽媽氣喘籲籲說:「就在外面那個扶手椅子上……像你這樣……把人家的衣服都剝光了……」

爸爸呼吸急促起來說:「剝光?那你的大奶子和小雞邁都給他看得一清二楚了?」

媽媽呻吟聲說:「哼嗯……他不止是看……還又摸又捏……弄得人家淫水直流……然后把雞巴塞在我嘴里……害人家連叫也叫不出來……玩了好一陣子……才雞巴就塞進我的小穴里……」

爸爸假裝吃驚地說:「老婆,你被阿成哥這樣干,爽嗎?」

媽媽說:「嗯……好爽……他把我兩腿放在扶手上……然后就這樣把他大懶交……插進我小雞邁里……差一點把人家的小雞邁……都干爛了……啊啊啊……我被他干個不停……啊啊……不要停……干破我小穴……他還說……還說……」她嬌喘不停,沒法子說下去。

「他還說甚麽?」

媽媽繼續嬌喘著說:「啊!他還說要把我的肚子搞大……讓你戴綠帽……還說我是免費妓女……啊啊……還要叫其他鄰居都來干我……所以把我拖出去后樓梯……再來幾個男人一起干我……啊啊……我不行了……他們把精液都射在我小穴里……啊……子宮里弄大我的肚子……說要我生出雜種來……啊!老公……我被其他男人干大肚子……你還要不要我……」

爸爸也像發狂那樣說:「干死你……干死你這臭婊子……」接著兩人就呼呼也急喘起來。

我的天啊!我聽得差一點噴出鼻血來,想不到爸爸媽媽在做愛時會說出那種話,害得我的雞巴硬幫幫的,更想不到是我那平時很親切矜持的媽媽,竟然會發出這種淫語,她就好像在我面前作出各種淫蕩的姿勢,雖然她是我媽媽,我也不會再客氣了,加入阿成哥的戰團,也炮攻她的雞邁,弄得她淫叫不停。

我幾乎不能再看下去,再聽下去,幸好我趕緊收拾自己興奮的心情,忍了下來,繼續看爸爸的手稿。

爸爸手稿寫說,他從南洋回來之后,每次和媽媽做愛時,還是幻想著其他男人來淩辱她。他也注意這個阿成每次都是色迷迷地看著媽媽,有時還由上至下看著她,眼光好像要穿透她的衣服,看到她的奶子、屁股和小穴!爸爸想,干,不知道我去南洋這段時間,你來借多少次米?

爸爸突然有個奇想:要不要偷偷把媽媽床上的呻吟聲讓這個色狼聽聽,嘿,光是想想這個念頭,心髒的血液就直沖腦袋和雞巴,興奮得不得了。于是他經過幾次猶豫,就下定了決心。

這個奇想也不難實現,因爲那時候鄰居都會經常交換錄音帶,而且阿成的殷勤,使我爸爸媽媽都和他很熟。于是爸爸故意把那段做愛聲翻錄在某一歌星的錄音帶里,然后跟阿成交換了。

果然過了一星期,爸爸開始發現阿成老是對著他們露出色淫淫的微笑,嘿嘿嘿,自己老婆還一點也不知道兩小夫妻的做愛聲帶已經給這色狼聽到了,而且那聲帶里媽媽的叫床聲里,還把阿成說進去,說他怎麽奸淫自己呢。

我媽媽當然是一無所知,還跟人家點頭打招呼,但阿成卻已經是聽過她的淫叫聲,于是朝她挺起的酥胸死盯不已。

爸爸內心撲赤撲赤地跳著,每天繼續幻想著,越來越激動,于是找一個下午,悄悄回家,心想:嗯,回家看看,自己嬌妻會不會跟人家偷情?

回到家里,家里沒人,嗯,老婆一定是出去買菜準備晚餐!于是爸爸又拿著錄音機,準備再重溫一下那段和嬌妻做愛的聲帶。

突然門外傳來我媽媽的聲音:「請你不要再來,我已經給你……你快把錄音帶拿回給我。」

然后是阿成哥的聲音:「給我進去坐坐,乖乖聽話,你也不想這里所有男人都能聽到那錄音帶吧?」

說著就有開門聲,爸爸忙躲起來,看來只有床底可以藏人,所以就鑽進床底下。剛鑽進去,門就打開了,爸爸看到媽媽進來,隔壁那個阿成也進來,當媽媽放下手里的食物之后,阿成就從她后面抱著她的纖腰。

媽媽忙要推開他說:「不要,人家已經有老公……」

阿成一邊抱著她,一邊把她推進房里說:「我也知道你有老公,可是你們晚上做愛,卻是想念著我呢!」說完還學著媽媽的叫聲說:「……阿成哥就把他大懶交……插進我小雞邁里……差一點把人家的小雞邁都干爛了……啊啊啊……嘿嘿,真看不出你是這麽淫蕩。」

媽媽急著說:「人家不是,那是假的……」

「假的?嘿嘿,會假到那里去?你和老公做愛的時候也在想到我的大雞巴吧?」

「不要……放開我……我求求你放過我吧……」

阿成把媽媽向床上一推說:「你最好是乖乖聽我的話,不然我把那錄音帶翻錄之后,就免費送給這里所有男人,讓他們都知道你是個表面純真可愛,骨子里卻是放蕩淫亂的女人!」

媽媽忙說:「不要,阿成哥,求求你不要,人家已經給你三次了,你要幾次才能把錄音帶還給我?」

甚麽?三次!爸爸在床底下,心髒幾乎炸了,但這也是自己弄出來的問題,本來想故意把錄音帶讓阿成聽聽,讓嬌妻呻吟聲給其他男人聽,但沒想到阿成卻用這錄音帶來威脅她!還跟她來了三次。現在怎麽辦?

爸爸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這時阿成說:「小美女,我沒你老公那麽幸運,可以娶到這麽漂亮的妻子。好吧,就答應你,你給我干十次,我就把錄音帶還給你!」

媽媽說:「你說話可要算數。這次是第四次,再六次之后,你就要把錄音帶給我……」話還沒說完,語調突然一變:「嗯唔……別這次猴急……啊……」

接著就一串衣服絲嗦的聲音,她和阿成已經在床上纏成一團,阿成把我媽媽推倒在床邊,讓她兩腿垂下來,所以爸爸在床底能看見他們四條腿,沒兩下半工夫,媽媽的褲子就給脫了下來,爸爸在床底看到媽媽那兩條美麗滑膩的玉腿光溜溜地露了出來,跟阿成那兩條毛茸茸怪可怕的粗腿形成強烈的對比,但是那毛腿很快就貼在玉腿上。

「這傢夥真可惡!」爸爸看到嬌妻被阿成哥弄上床,心里有點憤恨不平,有股沖動想要跳出來,狠狠地把阿成打昏才能泄恨。但床上已經傳來我媽媽那嬌柔可憐令人蝕骨的嬌吟聲:「嗯……不要再搓弄人家的奶奶……把人家兩個奶奶越搓越大……我老公都感覺出來……」

爸爸一聽到媽媽這種嬌吟聲,全身都興奮得有點酥麻,突然又看見自己手里還拿著剛才想要播放的錄音機,心里一動:干,反正老婆都給阿成這個壞蛋干上三次,不如這次別打草驚蛇,先把這里的一切錄音下來,再去整治這傢夥!

爸爸的手稿寫到這里,又是一串標號:「(#S8R32)」,呵呵呵,這次我懂了,這一定又是另一個盒錄音帶呢,于是我又發狂地在那半發黴的錄音帶盒里找,果然又給我找到另一盒錄音帶,上面的字體都有點模糊,但我還是能看到那個令我興奮得直流鼻水的「(#S8R32)」。

我連忙把錄音帶放進WALKMAN里,手有點發顫,腦里面卻半信半疑:不可能的,媽媽這麽端莊賢淑,沒可能像爸爸手稿寫的那樣,可能那只是爸爸憑著幻想寫出來的東西!

錄音帶質量依然不好,但還算清楚,是一個陌生男人粗野的聲音:「呵呵,那你老公可要多謝我啦,我把他老婆的奶子搓得這麽大!」

「你好壞的……已經偷偷佔人家的老婆……還在說風涼話呢……啊……別這麽大力搓人家的奶子……啊……」是媽媽的聲音!

真想不到啊,原來爸爸的手稿都是真實的!我于是緊張地一邊看著爸爸的手稿,一邊聽著錄音帶里的聲音,干,實在就像真實的電影在我面前播出來那樣,只是這電影是我年輕的媽媽擔當主角的超級淫亂片。

爸爸的手稿寫說,那個時候,他在床底看到阿成把我媽媽嬌嫩的只腿分開,兩條毛茸茸的大腿就從她兩腿之間強擠了進來,弄得她只腿一抖。

我在錄音帶里就聽到媽媽的聲音:「輕一點,輕一點……上次你很粗魯……弄得人家好疼……」

阿成那沙啞渾濁的聲音說:「好,好妹妹,這次我不強來,慢慢磨,這麽可以吧?」說完就有些漬漬的磨合聲音,弄得媽媽嬌喘連連,阿成又說,「哇塞,你真是個淫娃,只搓弄你幾下,你的小雞邁都流出湯汁來,哈哈……」

干他娘的,這樣玩弄我媽媽,還說我媽媽是淫娃!

媽媽嬌啼啼地說:「阿成哥……別笑人家……你磨得人家好癢……受不了你這壞東西了……可以來了……」說完還哼嗯哼嗯喘著嬌氣,過了一陣子說:「你好壞的……弄得人家下面都濕了……還不肯進來……」

阿成呵呵呵淫笑說:「你現在不怕痛嗎?剛才我要進去,你卻叫痛,現在要罰你一下,你要求我,我才會把大雞巴插到你的淫穴里!」

「我不要,人家是女生……會害羞嘛……」媽媽嬌嗔地說,又過了一陣子,又是媽媽的聲音,「你老是欺負人家……好了好了……我說了……我求你吧……快把你大懶交插進來……人家要嘛……大力插進來吧……我不怕痛……你就狠狠把人家的小雞邁干破……」

爸爸在手稿里沒寫清楚他那時的心情是怎麽樣的,但我已經差一點腦充血中風了,我那可敬可親的媽媽竟然在哀求一個鄰居色狼來干她插她!

爸爸手稿里面說這時媽媽原來懸在床邊的兩條玉腿突然縮了上去,他就偷偷從床底伸出頭來。

看見原來阿成這時把我媽媽兩條玉腿勾了上去,他剛好看見阿成那粗腰肥臀朝自己可愛的嬌妻壓了上去,嘴邊還粗言穢語:「好!既然聽到好妹妹求我,我就干死你!你這欠干的女人!」然后粗大的黑屁股一下子沈壓下去,撲滋一聲,爸爸親眼看到阿成下體那條大傢夥,一下子從嬌妻兩腿之間直插進去,還看到她的淫水被擠了出來,流在床單上。

錄音帶里傳來我媽媽那種無助可憐的呻吟聲嬌喘聲,怎麽自己的媽媽被其他男人干成這個樣子,我還整天罵人家:「干你娘的!」但現實里,我還沒有干過別人的媽媽,但我媽媽卻是這樣被人家操著干著呢!被別人罵干你媽已經是很羞辱的,但那也只是一種粗口而已,但我媽媽卻是真的讓鄰居這粗大的色狼進了家里,還弄到床上去,把她兩腿分開,然后把大雞巴狠狠插進她小穴里,這樣的干法,還真是羞辱呢,幸好我那時候還不存在。

爸爸的手稿寫的和錄音帶完全吻合,我猜他應該是后來一邊聽著錄音帶,一邊把當時的情景寫了下來。

阿成粗犷的聲音:「……怎麽樣,真正嘗嘗我肉棒的滋味,以后和你老公做愛就可以講更多故事給他聽。哈哈,你老公戴了綠帽還不知道呢!」

我媽媽嬌柔喘息的聲音:「你不要再說……我老公的壞話……人家都被你奸淫了……我老公戴了綠帽……很可憐了……你不要再笑他……啊……你的懶交真大條……比我老公還干得深……每一下都插到人家最深處……啊……你這樣干會不會……干破人家的子宮呢……」

一連串的淫亂聲,我的腦里面開始空白了,真的要對媽媽刮目相看,原來她被其他男人這麽淫弄的時候,也會說出這種淫亂的叫床聲,害得爸爸戴了綠帽,做了龜公。

爸爸手稿說他一陣子氣憤又一陣子興奮,連他自己也說不清楚是甚麽感覺,看著自己心愛的嬌妻在床上跟人家翻云覆雨,被人家干得四腳朝天,還是興奮蓋過了氣憤,心里面竟然有個聲音:干死她,干死她,干死我這又漂亮又淫蕩的老婆。我看得鼻血快要噴出來,心里竟然也叫著:干得好,操得好,操死我媽媽!

果然阿成也不負所望,因爲我媽媽根本不是他的妻子,他也不用爲我媽媽負甚麽責任,所以干起來更是瘋狂,毫不憐香惜玉,把我媽媽只腿扛在肩上,然后大雞巴就像攪拌機那樣在她小穴里狂攪著。我媽媽平時跟爸爸做愛,只是感到溫柔,但給阿成淫奸,卻是另一番滋味,被人強暴的滋味。

爸爸的手稿說,阿成把媽媽整個人抱了起來,然后把她壓到牆上去,爸爸這時就能從床底看得清清楚楚,只見新婚嬌妻給阿成這條肥肉蟲壓在牆上,把她只腿勾著,只手棒著她的圓圓屁股,大雞巴從下斜向上干進我媽媽的淫穴里,干得她私處湯湯汁汁的,淫水直滴在地上。

「啊……阿成哥……你真厲害……把人家干得快死……」媽媽搖晃著頭,發結已經散開,及肩的長發披了下來,更顯得撫媚,嬌喘著說:「你把人家弄得這樣淫蕩……像個蕩婦那樣……」

阿成也呼吸急促說:「嘿嘿,你本來就是蕩婦,現在我問你,你喜歡我來干你,還是你老公干你?」

媽媽已經吟不成聲說:「啊!當然是老公,你強奸我……我怎會喜歡你?」

「不喜歡我干你,那我可要放下你了!」

「啊……不要……繼續干我……好成哥……你別這麽逼人嘛……人家有老公的……」我媽媽這時看來給阿成干得都有點迷失本性說:「人家喜歡你就是了,人家就是喜歡你這樣強暴我……用你的大懶交干破人家的小雞邁……好成哥……別跟我計較……啊!我是欠干的婊子……啊……你當我是免費妓女……啊……」

我爸爸聽得心快從嘴巴跳出來,我也聽得鼻水眼水口水直流,那里有個新婚的妻子像我媽媽那樣淫蕩,還說出這種話來。

錄音帶里媽媽的嬌叫聲:「……啊……不行了……我快給你干死……我想不能還不到五次……我就死了……不能給你十次……」

「哈哈哈,你天生是個騷貨,就算給一百個男人輪奸你,你也不會死的!」

阿成對我媽媽說話可真刻薄。

錄音帶里好一陣子撲滋撲滋漬漬啪啪的淫亂聲音,我媽媽和阿成都急喘著。

這時阿成已經把我媽媽弄到地上來,爸爸就看得更加真確,只見阿成用力地捏弄我媽媽的奶子,把她兩個奶球搓圓弄扁,還用手指去捏她兩個乳頭,弄得她吱吱求饒,更把她兩腿曲起貼壓到她的胸脯上,讓她的下體高高翹起,整個人像個人球那樣,然后把粗大的雞巴從她的嫩穴里插了進去。

足足有一尺長的大雞巴,真的能完完全全插進我媽媽的洞穴里,還不斷攪動著,我媽媽差一點給他亂棍干死。

我媽媽的嬌喘著說:「你差不多了……要拿出來……啊……不要射在人家里面……這星期是危險期……不要在里面射……」

阿成也急喘著說:「怕甚麽鳥的,你是怕被我搞大了肚子嗎?你今晚也和老公做做愛,那他就不知道誰把你的肚子弄大。」

爸爸氣得七竅生煙,這個阿成也好可惡,偷偷來干人家的老婆,現在還要把自己心愛的老婆肚子干大,奸淫得她受精懷孕!他手稿里說,看著阿成的雞巴在嬌妻的小穴里插得越來越急,知道快要高潮了,但他還是興奮蓋過憤怒妒嫉,所以竟然沒有阻止他。

反而是我媽媽努力要推開阿成,但又怎麽有可能,她已經被他開銷得全身無力,只能柔聲地哀求他說:「好哥哥,真的不要射進去……人家會大肚子的……不要啦……我用嘴巴來服侍你……」

但阿成不理會我媽媽的苦苦哀求,把我媽媽的屁股抱了起來,一下又一下狠狠地干著她。

我媽媽又哀叫起來:「啊……不要射進去……」

但不久也給阿成玩弄得很淫蕩,連叫床聲都不同了:「……用力插我……插死我吧……插得好深啊……啊……人家的小雞邁都給你這壞蛋干破了……」

爸爸的手稿寫道,這時阿成兩個大屁股一收緊,大雞巴更是深深地插在我媽媽的淫穴里,突然叫了一聲。哇塞,壞事了,這傢夥真的在嬌妻的肉穴里射精了!射得我媽媽啊吭啊吭地淫叫不已,不一會兒,稠濃白黏黏的精液就從我媽媽的肉穴和阿成的肉棒之間擠了出來。

好長一段時間的喘息之后,媽媽嬌聲嬌氣地說:「我可不理,你這樣奸淫人家,又把精液全都射進人家的子宮里,人家如果給你干大肚子,生出小孩來,你可要負責!」

阿成哈哈大笑說:「我才不會負責呢!你只是個免費妓女,干完就算了,還要老子負甚麽責?我就喜歡干大你的肚子,生出小孩就給你老公養,你今晚就找你老公干干,我也干他也干,如果干大了肚子,里面是甚麽雜種也不知道呢,哈哈哈!」

這段錄音帶聽得我差一點心髒病,但我還是忍不住重覆聽了三次,我媽媽夠可憐的,被阿成這樣又操又干,還被他當成是免費妓女,如果這件事傳了出去,我爸爸和媽媽那個家豈不變成了免費妓院,我媽媽豈不變成萬人騎的婊子?

錄音帶完了,我又回到爸爸的手稿。原來那天晚上,爸爸又興奮又熱烈地抱著我媽媽來做愛,他說他腦里面全都是嬌妻被阿成騎著干著的情形,所以特別興奮,而我媽媽有了被阿成奸淫的經驗之后,淫聲浪語也特別有內容,爸爸的手稿里也把那段內容寫出來,我看到那些字體都有點扭曲,大概是寫的時候仍覺得很興奮很刺激的緣故吧。

「阿成今天又來干我……他的懶交比老公你還大……把我差一點插死……還在我小雞邁里射精……他的精液又濃又多……我的小洞洞都差一點給他灌裂。」我媽媽講得時候,自己也興奮得在床上扭來扭去。

我爸爸腦中立即想起嬌妻白天給阿成淫辱的情形,真想不到她還敢自己講出來,不過他就當作是平時和老婆做愛時那種挑逗的幻想,只是說:「阿成哥真的比我厲害嗎?」

「嗯……他比你厲害……還比你壞……他還說要弄大人家的肚子……把人家干得生出雜種來……人家很害怕……怕真的被干大了肚子……你就不要我……」

「不會的,好老婆,我就是喜歡你被人家干得生出雜種來。」爸爸很興奮,不禁地說出心里那種淩辱女友、淩辱老婆的心里。

「老公……你真好……阿成還說……明天還要干我幾十炮……」

「哼……他吹牛……男人一天最多也只能兩三炮……」爸爸說到這里已經完全忍不住了,一陣快感使下體一縮,射出精液來,我媽媽的淫汁可能太多,所以當我爸爸射精的時候,他的雞巴已經滑了出來,射得我媽媽滿大腿都是。

第二天,爸爸想起昨晚做愛時,愛妻的浪語,心想:會不會阿成真的今天又來奸淫自己的新婚嬌妻呢?這個阿成也真誇張,那里有個男人能夠一天打幾十炮的!于是好奇心下,就又故意早點回家。

這次他不能進門了,門從里面反鎖著,只聽到里面很多雜亂的聲音。他只好從后巷爬上去,從氣窗看看屋里的情形。哇塞,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里面來了十來個男人,有幾個還是認識的,是阿成的豬朋狗友,而自己心愛的新婚老婆就給脫光光的,任由他們前后夾攻,淫聲不斷。到此爲止,爸爸才知道阿成說要來打我媽媽幾十炮的真實情況。

那次之后過了幾星期,我媽媽果然懷孕了,開始有點噁心吃不下的症狀。

我曲指一算,倒數年份,他媽的,那時肚子里面就是我呢!干,難道我就是媽媽被阿成和他那些豬朋狗友淫亂之下的生出來的雜種嗎?

爸爸把老婆懷孕這個消息告訴阿成,還對他說:「阿成哥,你知道我整天在外面跑客套,現在我太太又有了孩子,沒人照顧,你是我們的鄰居,所以要麻煩你多來看顧一下我老婆。」

阿成拍拍胸脯說:「沒問題,一切包在我身上,我會好好照顧她的。」他特別把「照顧」兩個字加強語調,爸爸當然聽得出來,但只是假裝不以爲意,還向他千多謝萬多謝。

阿成說:「不用謝,我老婆以前也生過孩子,所以我很懂得怎麽照顧。」

爸爸說:「那可真要靠你幫忙,先謝謝你,日后再慢慢答謝你。」

阿成果然經常來我家里,來照顧我媽媽,而且每次都要到房里照顧一兩個小時,到底怎麽個照顧法?爲甚麽要在房里照顧一兩個小時?各位聰明的讀者也應該猜得到吧。反正我爸爸好幾次回家的時候,總是聽到房里我媽媽哼呵嗯哼發出嬌吟淫啼的聲音。可能用「照顧」這個詞不太好,用「光顧」會比較恰當,或著可以說是「免費光顧」吧。

反正我媽媽從沒有肚子到大肚子的整個過程,阿成總是常常來照顧,還給予雨露滋潤。爸爸的手稿只寫這麽多,我也不太清楚,我媽媽肚子大起來之后,阿成還是不是這麽粗暴地壓在我媽媽身上干她?我在媽媽的肚子里如果懂事的話,應該也會經常看到阿成這傢夥的大雞巴,或者他那些豬朋狗友多個雞巴,在我將要出生的陰道里插進抽出吧,而且每次都要又把又濃又臭的精液射進來,我沒有窒息就是好運數了。

太可怕卻又太令人興奮了。

事隔幾年,我特地回到爸爸媽媽以前住過的小鎮,還真的找到阿成,不過他已經不是當天的壯

太可怕卻又太令人興奮,到底我爸爸和媽媽還有甚麽秘密,看來我要學學福爾摩斯,做個好偵探,把爸爸媽媽以前的秘密都挖出來!嗯,下次再去他們房里找找看有甚麽好東西!

本故事純屬手癢之作,故事情節虛構成份居多,不必盡信。哈哈,大家也不必替我擔心,我確實是我爸爸的兒子,應該不是阿成和他那些豬朋狗友的雜種。不過我媽媽年輕時候的確是很迷人的,爸爸也說過她給其他男人泡上幾次,當然最后還是回到他的身邊。至于我媽媽被其他男人泡上之后,有沒有給他們弄上床打幾炮,被人家開銷過,嘿嘿,還是留給各位自己想想。

各位有興趣的話,不妨試試尋找一下自己媽媽年輕的故事,相信有很多出人意表的事情。

 【第二篇完】 路過看看。。。推一下。。。

要想好就靠你我他 這麼好的帖不推對不起自己阿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第 1 页